「共渡」時艱

31/03/2020

近日的情況,也許不至於全軍覆沒地壞(自然沒有同業們在大會上聽老闆說的那麼機遇處處),但各行各業減薪裁員的消息,的確開始陸續傳來。

減薪裁員彷彿是經濟不景的條件反射。「共渡時艱」四字,祭出來容易,但前提是大家都活著走得出去,不然那不叫「共渡」,那叫手術成功但病人死了。在解僱員工之前,有沒有一些其他成本可以先斷捨離?

例如辦公室?

鑑於疫情,很多公司都有探索WFH的可能性,結果能夠支援在家工作的公司為數似乎不少。假設大部份公司是農曆年後開始WFH,這樣的安排已有近兩個月的實驗和練習,如果這段時間公司可以維持運作,需要時(不管需要為何)延長相關安排是否也可行?

各公司、行業情況不一,這問題肯定沒有劃一答案,但省掉租金,可能等於保住幾個同事的飯碗,或抵消他們一兩成的減薪。

疫情後的new normal之一,可能就是居家、遙距工作的恆常化。我們是否應該趁機思考辦公室的存在意義,而不是單被困於「打咭上班才是工作」之類的管理思維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