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叫許冠傑的問題

15/04/2020

許冠傑過不過時?

我認識《沉默是金》、《學生哥》的途徑,分別是父母在卡拉OK的點播和音樂書。如果只計親自從媒體聽回來的,我的第一首許冠傑是《印象》,而我聽的是楊千嬅、鄭伊健和梁詠琪的翻唱版,因為我讀中學時,他們演出了一套許冠傑監製的音樂劇。

如果我要如此認識許冠傑,請想像一下現今年輕人與他的距離。我接觸過一些二千後(零零年代初的已是高中甚至大學生),不知道那一首是《歲月如歌》,而他們對潮流的觸覺一點都不魯鈍。陳奕迅好歹是現役,許冠傑已退休,如果連陳奕迅都漸有過時跡象,許冠傑與當下聽眾的距離只有更遠。這是不論我們屬於那一代、有多喜歡某個人都難以逆轉的事實。

許冠傑也似乎比其他流行歌手更易過時,因為與任何其他巨星相比,他的作品都更貼近生活。他的哲理沒變老:《半斤八兩》大概仍能反映很多打工仔的境況;贏在射精前的一代(和他們的家長),也大概更需要明白名利不需強求。不過,現在的香港,學生哥要擔心的早就不是拍拖或學業,香港人也不用移民外國就得做二等公民。許冠傑歌中的香港,影像確實地定格了在上個、甚至上兩三個年代,換句話說,就是過時。

許冠傑過不過時?從很多角度看,過。就算他影響過一整代人、就算他改變了香港文化,他還是會過時。有內涵如他,見支持者問人有沒有在大學修過香港文化(可以回顧式地讀他,正正就代表他不會太當下),或一些比他更過時的人反覆堅稱他不過時,他大概只會汗顏。

但他過時,等不等於他不需要被尊重?不等於。

任何人都會老,名氣、體格、知識,統統有過時或消逝的一刻,分別是人如何變老。有人持續進步、有人提攜後進、有人樂天知命,也有人戀棧、有人殺子,或者從未真正了得。許冠傑璀璨過、貢獻過,也似乎沒有走一條教人嫌棄的路。他應該值得尊重,縱使當下,不是每個人對他認識都一樣多。爭論點從來不應在他是否過時了,而是就算過了,又怎樣?然後怎樣?

有否變老、認不認老、該怎麼老、環境是否容許人老,這個叫許冠傑的問題,其實每個人、每間機構、每個社會都要面對。所有人都需要有一套妥善的答案,尤其在這世代爭議於任何層面都日趨明顯的時候。

(圖片:《許冠傑 2020 同舟共濟網上演唱會》)